平山御

i'm here.

前几天梦到鼬没死,大战之后他回到木叶,虽然已经昭告天下鼬是木叶的英雄,但是他走在路上还是会受人指点,但是鼬不在意,因为这么多年,他终于能回家了。

(暴风哭泣)


《阳》

耽美,原创,小短文,虐
第一次发文
以下正文

     每当太阳西斜,他完成一天麻木的工作后,总会想起些年少时光。
     在他的记忆里,那人才刚刚高考完,一身压力落下,那人听着旁边人笑闹而微笑,阳光下,斑驳树影中,那笑容不知怎么就一下子印在了他这个小混混心里。
    俱是少年,轻狂不减,明知是禁忌,明知不可为,他俩却不顾一切,他没有亲人,不解亲情,便邀那人一起远走,那人笑了笑,便同意了。
     所以啊,两人一起穷游,一边走,一边打零工,就这样走遍了大半个国家。
    他还记得那一天,他们坐在公园长椅上说着情话,情到深处,他一激动便拉着那人去了一家首饰店,用充满愉悦的语气问店员要一对男戒。
    “一对男戒?”那语气十分不客气,“真是恶心,我们不卖,变态!”
     他是不记得怎么回的旅馆,只记得自己本想给那店员一拳,却被那人拉回了旅馆。他记得那人说,没事,我们回家。
   ‘家’?他想着,他们有吗?如果旅馆也算的话。
     那天晚上,他问那人后不后悔,那人从背后抱住他,拿开他正在抽的烟,然后凑到他耳边轻声答道:
     “从不。”
    末了在他耳边留下一个轻柔的吻,又凑到他面前给他一个漂亮而阳光的笑容。
     是了,他本是太阳,他本不必随他漂泊,他本不必受他人冷眼,他本不必这么年轻就自己打拼,他本有大好前程。是自己糟蹋了。
     人事多磨,岁月蹉跎,他想,那人终是应该能忘了自己。于是,那天夜里,他带着那人一撮头发,离去了。
     旅馆昏黄的灯光是他此生最难忘的场景之一。
     那之后,他想那人越甚,却越不敢去了解那人消息。所以他不知道,一个微笑抑郁症患者,在陌生旅馆醒来,不见约定终身的伴侣,怀着期望,却在漫长的等待中慢慢把自己塞进绝望里,最后选择走向海洋的怀抱。
    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30多岁了,本想着,十多年了,他应该不再怨恨自己,还能再见一面。可是,没了,早就结束了。
    那天,他本也想去海里陪他,水只莫过腿弯的时候,一个小孩子跑过来,说他的手链丢啦,那手链,缠着他爱人的发丝,他带了10多年。
   那人也许不愿他死,又或者,单纯的,不愿再接受他。
   他这十多年,过得很好。往后余生,却已是死水一坛。
   朋友劝他放下,忘了,他拒绝了,做回了一个流浪者。
   年老的他只默默守着一片花与树,年轻时的暴躁、冲动与不顾一切,到如今只余下了温和与孤寂,他想着,世间既已再无能让他动心之事,不如温和,来世变成斜阳,送他一路金黄色的前程。
       只是,大好前程,你走吗?
       若重来一世,你还愿意和我走吗?

指甲油造花,了解一下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连续肝了25张
量产真的累(ˉ﹃ˉ)

当锤基遇到B612

图源网络,侵删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我不管,我要糖( •̀∀•́ )

摸鱼
手工染卡书签
彩墨×橡皮章×闪沙膜
LOFTER第一个动态😌